2021垂钓日志之41,成子湖找了个新钓点足以鱼乐

摘要:六月九日今天去了个新钓点,所谓“新”是因为今年第一次来此。三年前此地经常来。那时这儿有几条通湖的小河,小河两岸星罗棋布着大大小小的螃蟹塘,藕塘,鱼塘。小河里有鱼,每钓必获,尤其是冬季。那些养殖塘被征收之后,土被取走了,拉去堆土山,现在此地一大片水与大湖汇在了一起。这一片的水也是十几天前才放进来的,我到了之后,仅看到约一千米外的最北边好像有人垂钓,又好像是农人在干活?没有其他的钓鱼人。我是唯一。换上

2021垂钓日志之41,成子湖找了个新钓点足以鱼乐

六月九日

今天去了个新钓点,所谓“新”是因为今年第一次来此。三年前此地经常来。那时这儿有几条通湖的小河,小河两岸星罗棋布着大大小小的螃蟹塘,藕塘,鱼塘。小河里有鱼,每钓必获,尤其是冬季。那些养殖塘被征收之后,土被取走了,拉去堆土山,现在此地一大片水与大湖汇在了一起。

这一片的水也是十几天前才放进来的,我到了之后,仅看到约一千米外的最北边好像有人垂钓,又好像是农人在干活?没有其他的钓鱼人。我是唯一。

换上靴子,背了钓具,越过一段泥泞,直接来了湖边。

湖边有垂钓的痕迹,蚯蚓袋,矿泉水瓶,食品包装塑料袋,烟盒,扔了一地。放下钓具,我把这些垃圾先捡起来装进塑料袋,放到一边。给自己一个干净整洁的垂钓环境是我的追求,也身体力行。

测试水深,一米二三。新挖过的,水底干净,都是明水,没有水草。

打了两个窝子。把竿架鱼护都摆弄好,大伞支起来,然后到周边散散步,也是观察一下哪里还有好的钓位。捡拾的垃圾袋带到了车跟前。

向西,只能到这儿了,再往前被水隔开了。向南走不远,有许多地方可做钓位。向北呢,沿着水泥路往北走不远,沿着土埂就能走到湖边,如果刮东风的话,长达一千米之内都可以作钓。

早晨来的时候天阴着,满天灰云软禁了太阳。现在,云竟然散了,释放了太阳!天气预报今天有二级东南风,阴天,可是,预报又失准了。

选的钓点面朝东,此处避风,几乎感觉不到风。体感很不舒适,面前的水面平静如铺开的淡蓝色绸缎。小波浪在远方。

刚才我去闲转的时候,把上了蚯蚓的钩子随便扔在水里,回来发现浮漂被拉远了。提起来看看,有一条昂刺。

看来有戏!

戴好渔夫帽,戴上半截手套,扭上长袖白衬衫的袖口纽扣,换上偏光老花两用钓鱼墨镜。开干。

仅约半个小时,下钩就有口了。

钩子落不到地,总在半途就被白条截口了。这里的白条不全是肉鲳子,有大半筷子长的肉鲳子,也有柳叶鲳子,麦穗鲳子。这些鲳子太疯狂了,钩子刚到水面就被抢了,五号金袖钩,吃不进嘴里,但蚯蚓立即被它们分而食之!你得再次挂,又再次被抢,这样的拉锯战打来打去,耐心承受着极大的考验。

在鲳子哄抢的时候,也有鲫鱼参与抢的。上图中的鲫鱼就是。

鲳子被钓得差不多了,钩子能落地了,鲫鱼就上钩了。

两个窝子能钓斤把鱼。这比在周岗嘴最西边那儿的湖里钓况差一点。不过,我想不一定是这里的鱼比那里的鱼少,而可能是今天的垂钓天气,风力、风向、气温、气压等条件不如那天。

太阳一会儿被云深藏,一会儿又挣扎出来。就这样翻来覆去地不停折腾。

来了位当地钓鱼人,穿了圆领白色体恤,大裤衩,靸了拖鞋。矮胖,黝黑。到我身边,问钓得怎么样?我说不好。鲳子太多,鲫鱼不大。来了后我提到的鱼果然鲳子多,鲫鱼也不大。证明了我的说法。他说这水才放十几天,我就是看看你钓得如何?好的话,我下午来钓。

三十米远处有大鲤鱼跳出水面,钓友说,有水就有鱼,鲤鱼是最喜欢跟水跑的,也进来了。我又问了他附近一些湖边的情况,道路好不好走,钓获怎么样?最近去钓了没?他说了几处,都是我已经钓过的地点,跟我了解的情况差不多。我问他土山那儿能不能开车进去?他说自北向南,自南向北,都进不去了,路扒了,水淹了。土山成了孤岛。

我说,你看最北边那儿是不是有人在钓鱼?他看了看,说,是的,好像三个人在钓。

鱼口稀了,我往西走了几步,再打了两个窝子。等鱼进窝的时间回头钓原来的窝子,还有鱼。

那位钓友说,看来这里没有大鱼头,我下午不来这儿了,我去那里。他举手指了北方说,那里有条河,水深两到三米,小鱼多,但也能钓到大的。我说你说的是许大沟吧?他说,你对我们这儿的湖河都很熟嘛!哪哪都知道啊!我大笑,我说你们镇沿湖的几个村是我的垂钓后花园。他问我从哪儿来?我告诉他从县城来。他说那么远!不远啊,我说,三十四公里还算远吗。我说我之所以老往你们这儿跑,是因为这儿的水质好,钓到的鱼好吃,资源也相对不错。他说,前一阵子,周庄后面的那片湖出鱼,我一天钓到过十几斤的,少的也钓七八斤。鲫鱼大,昂刺肥。后来淮安来的钓鱼人太多了,白天成群结伙,还有三三两两来夜钓的!现在钓败了。他说的地点我去过多次,确实败了,我也不去了。

聊着聊着,来了一对老夫妇,也是钓鱼的。俩人都带了渔夫帽,大约都七十多了。老头一手提着桶,一手拿了两根竹竿和一根抽节钓鱼竿。老太太有点儿驼背了,问我钓到了没?我说钓了一点。她走近前,提起鱼护看了看,呦,不少了嘛。我问,你也会钓鱼?她说,才学的。你们钓到没?没有。老头提的塑料水桶应该是装鱼的,确实是空桶。老头去了我西边找钓位。老太太说,你早晨一来我们就看到了。确实他们来得比我早,我六点多到了这里,他们已经开钓了,可是资源不错,他们却没钓到鱼。

先来的钓友意味深长地说,这两人才真正是玩的!说完,跟我道别,走了。

老太太看好了我右边的一个地方,老头没看好。说,这里没有草,钓不到鱼。他们往东又走了十来步,那里有小芦苇,钓位定了那里。

没有草,钓不到鱼,我听了想笑。看来,老俩口都是新手吧?

开始钓北边后打的窝子,这里也没有草。下钩就有口,都是白条。钓着,钓着,钩子落地了,鲫鱼和昂刺就上钩了。

老俩口钓的地点,我早晨都观察过,没看好。

老爷子用抽节竿,面朝东钓,老太太用竹竿,面朝西钓。

老太太的竹钓竿还是三十年前的那种老古董!成竹,火烤令其直,衔接部,粗的挖孔,细绳缠紧,涂以火漆加固防裂。细的削尖,插入粗的孔洞。有两节竿,有三节竿,也有四节竿。当年这种钓竿以节数论贵贱。节数越多,卖得越贵。1992年我的第一支鱼竿就是竹制三节竿。

老太太这支竿是两节竿,可能两节都用太重了,她只拿了后一节,约三米五,连竿稍都没有,系钓线的地方就是两节的衔接部,没有丝毫的弹性。星漂,独钩,挂了蚯蚓。她钓面前的一条小水沟,水沟通湖不错,应该有鱼,也有水草,但水浅。今天最高气温32摄氏度,现在是中午,天热,浅水里哪会藏鱼?她舞舞扎扎玩了半天,连一条鲳子都没钓到!

老头和我之间隔了灌木、小树,看不到他的钓鱼情状。

我这里鲳子闹得差不多了,鲫鱼上钩。

这两个窝子钓得差不多了,继续往西走,再打了两个窝子,养着。

十二点了,回到伞下,休息,喝茶。吃午餐。拿出手机,打开浏览一下推荐新闻。

听到老太太的喊声,喊她老公回家。她已经站在电动三轮车跟了,顶着太阳,又没有风,老头久未动身,老太太生气了,骂道:没有屌用!钓不到鱼,还赖着不走!老头被骂,没有吱声,赶紧收了,开了电动三轮走了。

呵呵,这对老人!是我迄今为止在湖边看到的年纪最大的钓鱼人,也是装备最原始的钓鱼人!老太太看到我带的那些装备,大为惊讶,说,你带了这么多东西啊?其实车里还有,她没看到呢。钓鱼装备不在贵贱,工具也不在高低档,钓到鱼为高,钓到快乐是王道。当年,我用竹节竿不也能钓到鱼吗?快乐就行。

不过,这俩老人家的钓鱼技术确实有待提高。晚上我回家时特意开车往北走,到他俩先钓的地方看了下,下次再来我就去那里钓,很好的钓点。

老俩口的儿孙们呢?家有老,是个宝。家有这样的老宝贝你们应该乐坏了吧!有这样的身体是你们的福气啊!赶快给他们买轻而耐用的碳素竿吧,竹竿太笨也太重了!

老而有好身体,老而能到湖边钓鱼,即使钓不到鱼,到湖边来,到大自然的怀抱中来,享受阳光和空气,领受热风的抚摸,接受湖水的亲吻,在湖边的碧绿野草上练练腿,散散步,也是好的啊!

现在,湖边就剩我一个人了。

午间刮了一阵西北风,迎着风,顿感清凉了许多,湖水起了小波浪。

餐前打的窝子有鱼了。两个窝子,左边的钓到几条鲳子就没口了,右边的出鱼。鲳子之后是鲫鱼。还钓到了今天唯一一次双飞。

又获得斤把鱼。

回头,去了东边一棵杨树与一棵桑树之间的空地打了两个窝子。

杨树是从锯掉的树根上长出来的,桑树则肯定是鸟儿衔来的桑枣掉落地上生出来的。乡下人的习俗人们是不栽桑树的,因为“桑”与“伤”、“丧”谐音。

下午三点了,来了一辆别克轿车,下来四个青年男子,一个青年女子,一个小男孩。

有一位酒气很重,来我身边,问我钓况。我如实相告。一位留了电视剧上怪异日本武士发型的小青年来打窝,分散打在三个地点,都是我上午钓过的地儿。他脸面白净,表情温良。问我,这里可以打吗?我说可以。他望我笑笑,和蔼可亲。

我预计十六点半收竿。

这里的鱼没有所谓的午时不好钓,上午午间下午都一样,有吃的就吃,不分时段。

突然,立漂颤抖了几下,黑漂,提竿,中了。是一条鲇鱼。

不大,几两重。钩子进了深喉,取钩时这鱼受了罪。进了鱼护不久翻白了。

这两个窝子大约又钓到了斤把。

时间到了,收竿。

那位武士头小伙子在一座小闸的闸潭里钓,钓到的鲫鱼随手扔岸上给那小男孩玩儿。青年女子蹲在旁边。鱼在泥土里滚了一身的黄土,腮在翕动,跳了几下,不动了,奄奄一息了。小男孩捡起来,又丢下去。武士头又钓到了一条鲫鱼,两把大,扔到男孩面前,男孩又玩起了这条。

本次垂钓我自己产生的垃圾带回了,捡拾的垃圾我在湖边散步闲转时带到车跟前准备带走的,现在没了,可能被湖边的清洁工捡走了。

这个钓点处于一处在建的小型成子湖风光带附近,我看到有骑着三轮车负责风光带环卫的工人在巡视。

本文发布于:2024-05-15 04:57:54,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 蓝海56网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本文标题:2021垂钓日志之41,成子湖找了个新钓点足以鱼乐
本文链接:http://lanhai56.com/pets_2070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标签:

评论(0)

    Copyright © 2019-2024 蓝海56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地图 标签地图

    返回顶部